漢朝人心目中美女是怎樣的?

 

自古人類就愛美,古代人和現代人在談論美女這方面自然沒有分別。特別是好寫詩的古人,更是留下了不少詩句。漢朝開始就有不少古詩了,將相關詩句連綴起來,我們就可以看到漢代人們心目中的大美女是怎樣了。

 

漢朝其中一首有名的古詩《陌上桑》:「行者見羅敷,下擔捋髭鬚。少年見羅敷,脫帽著帩頭。耕者忘其犁,鋤者忘其鋤」就是生動的寫照。而古往今來,美女的標準都和身材、皮膚等相關。《古詩為焦仲卿妻》中,焦仲卿的母親要求兒子盡快打發劉蘭芝走人,她要給他另尋佳媳。但焦仲卿所深愛著的劉蘭芝,就是一個大美女。詩中有曰:

 

指如削蔥根,口如含朱丹。

 

纖纖作細步,精妙世無雙。

 

前兩句是靜態美,後兩句是動態美。我們來看看,「指如削蔥根」其實就和《詩經.國風.衛風.碩人》中「手如柔荑」如出一轍,都是柔弱而纖白的形態。「纖纖作細步」就是走路時細步的樣子。可見柔弱優雅也是漢人對美女的標準。

 

同時漢朝人似乎格外關注女人的裝扮服飾。《陌上桑》、《古詩為焦仲卿妻》、辛延年《羽林郎》都有關於女人裝扮服飾的描寫。請看:

 

《陌上桑》

 

頭上倭墮髻,耳中明月珠。緗綺為下裙,紫綺為上襦。

 

《古詩將為焦仲卿妻》

 

足下躡絲履,頭上玳瑁光。腰若流紈素,耳著明月珰。

 

辛延年《羽林郎》

 

長裾連理帶,廣袖合歡襦。頭上藍田玉,耳後大秦珠。

 

可見,衣飾奢華富麗也是一個美女的標準配備。玳瑁、明月珠、藍田玉都適合西域通商以後,引進中原的。而作為一個大美女自然也少不了這些飾物。但是是不是女性只有外在美的呢?漢朝自武帝劉徹等幾任帝王提倡文化學術,漢代的文教事業也是中國歷朝中數一數二的,《古詩為焦仲卿妻》如下四句,就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當時人們對於女人的教養是多麼地重視:

 

十三能織素,十四學裁衣。

 

十五彈箜篌,十六誦《詩》《書》。

 

做一個家庭婦女,不但紡織、製衣,還有音樂、詩歌樣樣都得學習。其實漢朝可以說是一個浪漫的朝代,也是一個注重生活的朝代。人們心目中理想的女人,除了上述外貌、教養要求之外,也很重視女人的待人接物能力。《隴西行》詩中的「好婦」,款待客人,有禮有節。

 

好婦出迎客,顏色正敷愉。伸腰再拜跪,問客平安否。

 

請客北堂上,坐客氈氍毹。清白各異樽,酒上正華疏。

 

酌酒持與客,客言主人持。卻略再拜跪,然後持一杯。

 

談笑未及竟,左顧敕中廚。促令辦粗飯,慎莫使稽留。

 

廢禮送客出,盈盈府中趨。送客亦不遠,足不過門樞。

 

發表迴響

沒有更多啦